首页 > 淮北要闻 > 政务要闻 > 正文

转型崛起闯新路 淮北“煤城”变“美城”

淮北因煤而建,缘煤而兴。

60多年前,原华东地质局325地质队在这片土地打下一眼钻井,深达276米,见煤8层,揭开了中国第一个平原地区隐秘式煤田的面纱。因为这一钻掀起了淮北轰轰烈烈的煤田开发史,揭开了淮北市建设的历史大幕,此地被称为“淮北第一钻”和淮北市“起点”。

如今,来到“淮北第一钻”所在地,展现在眼前的并不是预想中堆积如山的黑色煤海,而是平静开阔的湖面,四周风光秀美,宛如江南水乡。

在湖的南岸,竖立着一块用珍贵的天然金钱石镌刻的石碑,寥寥数十字的碑文,记录了南湖曾是杨庄煤矿和友谊煤矿的采煤塌陷区;在南湖的东岸,建有淮北矿山博物馆,外形似煤矿巷道。除了碑文和博物馆等为数不多的标志物外,已很难将这一汪秀美的湖水与采煤塌陷区联系在一起。

自1960年建市以来,淮北在为国家发展提供大量煤炭资源、推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,也付出了惨重代价,城市周边遍布20余处大小不一的采煤塌陷区,土地资源锐减、生态环境破坏严重、脏乱差现象突出,城市可持续发展严重受限。

面对严峻挑战,我市积极回应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认真思考医治矿竭城衰的“良药妙方”,大力实施中国碳谷·绿金淮北战略,通过实施复垦整地、填充造地、生态修地等创新举措,找到了破解转型发展难题的“金钥匙”,走出了一条具有淮北特色的塌陷区综合治理与循环利用之路,推进城市由资源消耗型向绿金生态型转型,走上了由“煤城”变“美城”的绿色转型之路。

如今,已经完成治理的东湖、南湖以及绿金湖,就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生动实践。特别是治理后的绿金湖,将周边的东湖、南湖、相湖、龙河、岱河等城市水系全线贯通,“一带双城三青山,六湖九河十八湾”的城市特色空间格局已初步形成,大大改善了我市的自然环境。“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脚泥”的“煤城”,摇身变成“城在山水中,山水在城中”的“美城”。城市生态环境的改善,不仅壮大了生态旅游产业,更是吸引了恒大、万达、吾悦广场、完美等知名企业来淮投资兴业,加快了城市转型崛起的步伐。

同时,我市通过推动“跨煤入化”,以煤炭及相关产业链延伸为主体,将下游产品的链条进一步延伸为多条线循环,走出了一条速度规模、质量效益、社会效益相统一的可持续发展之路。

在临涣焦化公司,数十米高的推焦车正在按照指令将焦炉里干馏好的焦炭推出。临涣焦化公司依托我市优质煤资源,生产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绿色环保焦炭,其“硫”和“磷”的含量,远远低于国家和行业标准。同时,该公司不断依托上游的原煤和炼焦过程中伴生的化工副产品,不断向下延伸链条。

焦油、甲醇、炭黑、甲苯……在临涣焦化所在的国家级煤焦化电建循环经济示范园区——安徽(淮北)新型煤化工合成材料基地展厅,“黑笨粗”的原煤变成了各种“高大上”的产品。

据介绍,目前基地各列项目协作,由单一的煤炭采选业逐步转入煤、电、焦、化、建材等多位一体的综合发展格局,不仅提高了煤炭的附加值,而且通过循环经济模式,将焦化副产品焦炉气、焦粉、废水进行资源化利用,降低物耗、能耗和生产成本,减少环境污染,“把煤炭吃干榨尽,是我们的目标”。

陶铝新材料,能让“铝”里面长出“陶瓷”,强度和刚度超钛合金,而材质更轻、成本更低,可在航天器关键部件中广泛应用。由上海交通大学王浩伟教授团队历经30年研究开发出的世界最新材料——纳米陶瓷铝合金目前已经在我市实现落地转化。陶铝新材料获批安徽省重大新兴产业专项,陶铝活塞生产线项目建成试生产,预计5年内陶铝新材料产业产值将达300亿元,成为淮北重点打造的千亿产业、支柱产业和先导产业。

十年磨一剑。我市10年前原煤产业占经济总量80%以上,实施“立足煤、延伸煤、超越煤”转型战略以来,在延伸煤化工产业链的同时,将铝基、碳基、硅基和生物科技、大数据产业作为主导产业推进。截至去年底,非煤产业增加值占比已达71.7%,特别是成长出一批高新技术企业,达280余家,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比重17.4%,走出了转型发展的新路子。 

 

记者 邹晨光

责任编辑:刘冰儿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